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32回
 “切…”大姐抿着笑看我和二姐拌嘴,我偷眼看去,那嘴角的风情,眼睛浓溢的慈爱,似乎和娘重合了起来,大姐越来越像娘了,我也越来越想娘了。

 “大姐,娘什么时候回来?”大姐算了算,“还得十来天吧,想娘啦?”二姐在旁边嘲讽我:“离不开窝就是这样,一天不见娘就没出息!”我哼了一声,看四周每人注意。

 在二姐部上狠狠了一把,端着碗去院里吃饭了,气得二姐目瞪口呆,又拿我没办法,扭头跟大姐说:“你看这孩子!”大姐笑眯眯的做了个鬼脸,难得的出搞怪的表情。我吃喝足,又占了一把便宜,一溜烟足的跑回家。

 推门进来喊了两声,大姨和表姐都不在,忽然才想起来今天她俩回自己家收拾了。我无趣的打开电视看了会儿,真的没什么好看的,点播台、相声大全之类的节目,重复一百遍看得我昏昏睡。

 出门伸了个懒,正琢磨这做点什么,突然听见隔壁梨花婶儿家咣当一声,似乎什么东西把瓮打了。

 接着就隐约听见梨花婶儿“唔…走开…喊人…”的声音,我好奇心起,搬着个凳子靠在墙头边,踩着凳子猫着透过墙看着隔壁的情况。一眼看过去,看的我怒从心头起。

 原来是二镫子摸进了梨花婶的门,只见脏兮兮的二镫子把梨花婶按在磨盘上,一手死命捂着女人的嘴,另一手控制着梨花婶的,不让她翻身。

 梨花婶的子已经被扒到了膝盖,浓密的黑出来,她拼命的挣扎,想扭身逃脱这只臭烘烘的手,但每次扭身,大股都会暴在二镫子面前,二镫子就会兴奋的死命扇一巴掌,打的肥,不一会儿两个股都已经被打的通红。梨花婶好像被打的怕了。

 也不敢再挣扎,只是不停地摇着头,似乎二镫子的手真的臭的很。二镫子似乎也不懂先弄了再的道理,着硬邦邦的三寸钉死命在梨花婶裆里那片黑草丛里寻摸位置,顶的梨花婶一阵一阵惨叫。我实在看不下去,原来上次我还以为两人是通

 但现在看着明显就是强,二镫子个怂货,估计十里八乡也只有梨花婶能被他欺负,想起这两年,梨花婶对我的好,我二话不说翻身过墙,顺手抄起一个铁锨,跑过去冲着二镫子后背来了一下狠得。

 “嗷呜”一声,二镫子跟个野狗一样从梨花婶身上滚下来,扭头看见我拿着家伙,撒腿就想跑,我上去对着他的腿就扫过去,把他打翻在地,其身上来撤了他带把他两手来回捆住。

 二镫子吓得一个劲儿求饶,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怂货,我懒得理他,一脚把他踹到墙儿,从旁边柴火垛合手的木指着他问:“你他妈想死是不是?你还敢跑我家这儿找事?”

 二镫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狗哥儿,不敢了,我真不敢了…我鬼了心窍,真不敢了,你就把我放了吧,别脏了你的手…”我回过头看看梨花婶。

 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忍着羞跟我说:“狗儿,算了,放了他吧…”我气不打一处来,好嘛,我给你出气,你倒是缩了。

 不过再看看梨花婶孤苦伶仃畏畏缩缩的样子,我也不好说什么,拎着子威胁二镫子说:“你要再敢过来,非得卸你一个胳膊不成,滚!”

 二镫子扣扣索索站起来,点头哈冲着我谄笑:“谢谢狗哥儿,谢谢狗哥儿”大大的鞠了几个躬,一瘸一拐的走了。我谅他也不敢再来,就这种人几句狠话就吓破胆子。

 我回过头看了看梨花婶,叹了口气:“婶子,到底怎么回事啊?上回我也没好意思问,我还以为你是情愿的…”梨花婶似乎找到依靠的样子,眼泪当时就下来了,噎噎拉着我进屋上炕坐好后给我讲了起来。

 原来那天梨花婶刚好经过那个小屋,以为里面没人就进去方便一下,完了正想穿子,才看见墙角二镫子正子手,吓的梨花婶尖叫着动弹不得。

 胆小的人吓坏了往往全身就僵住了,这我倒是能理解,后来的事儿梨花婶儿只顾着哭,也没说清楚,我基本也能猜出来。

 二镫子从来没有上过女人,强他谁也不敢惹,村儿里的老娘们一只手能撂翻他,碰上梨花婶主动子,而且还是个胆小的小白花,天赐良机估计也不过如此了。

 我猜着当时二镫子就被梨花婶浓密的冲昏了头脑,扑上去就把就着梨花婶的的润滑劲儿了进去,梨花婶本来还挣扎,但是被二镫子打了几巴掌,再加上久旷的身子确实不住男人冲击,即使这个男人是个武大郎一样的烂货。

 后来就是当时我看到的一幕,梨花婶几十年没有沾过男人,身子一触即溃,连着高差点晕死过去,造成了两厢情愿的假象,幸好被我救下来,否则当天梨花婶还不定怎么样呢。

 梨花婶伏在被卷上,一边哭一边说,整个人发一样似乎快虚了,我知道她这是多少年的苦楚,加上失身于一个傻子无赖的悲哀,忍不住上前把她搂在怀里,“好婶子,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都瞎了眼,不知道你的好,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梨花婶整个人扑到我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我俩就这么抱着,斜靠在炕上,直到外边天色暗了下来,梨花婶才渐渐收住了噎,从我怀里爬起来。

 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了又干、干了又,洇了一片白的T恤,说道:“狗儿,你了吧,婶儿给你洗洗,你大姨表姐临走还让我晚上看你回来不,她们要过好几天才回来呢!”

 我说:“那我回家拿个换洗的衣服,我大姐二姐都没在家,这衣服还真得麻烦您给我洗洗了,嘿嘿…”梨花婶说道:“跟婶子还客气啥,快去吧,我也洗洗…”我下了懒得走门,翻墙回家找了身衣服,又翻墙过来。

 ***梨花婶换了身衣服,正在厨房里做饭,传来一阵阵香气,她的手艺真的好的,以前我有时候也来这里蹭饭,尤其是她做的炝锅,那可真是一绝,我想想就口水。

 不一时饭做好了,我帮着梨花婶收拾好炕桌,两人对坐着开始吃饭,桌上一个炝锅,一个炒青菜,还有一个拌三丝,配着东北大米饭,吃得我满嘴油,赞不绝口。

 梨花婶宠溺的看着我,一边拿纸像照顾小孩似的给我擦擦嘴,一边给我夹几口菜:“慢点吃,别狼虎咽的,还多着呢…”我一边吃一边嘟囔着说:“婶子,你又贤惠又漂亮,谁要是娶了你可是积了上辈子德了…”

 梨花婶瞪了我一眼:“还敢拿婶子开玩笑…”又叹口气说:“婶子是个苦命人,这辈子守寡又无儿无女的,还不知道咋样呢,以后呀。就看着狗儿你娶媳妇了…”

 我抬起头认真的说道:“婶子,我以后给你养老,你不用怕…”梨花婶眼眶当时就红了,拿衣角擦了擦眼泪笑道:“好,婶子以后就让狗儿养老了…”

 我看着梨花婶强颜欢笑的样子,一冲动说道:“婶子,要不我认你当干娘吧?”梨花婶惊讶的抬头看着我,眼睛亮了一下,但随即又灰暗下去:“狗儿又胡说了,婶子这样的人是当不来干娘的…”

 其实村子里边规矩真的多的,认干娘一方面是家里情好,另一方面也是给孩子找个福气人,类似门神保驾护航的意思。

 给人当干娘必须是个福气人,最起码要夫和顺、儿女双全那种人家,像梨花婶这种真的不能给人当干娘,否则就会被村里人戳脊梁骨。我还想再说,梨花婶的态度极其坚定,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按下不提。

 吃完饭,我帮着梨花婶收拾完,又洗漱了后,差不多也七点多快八点的样子,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黑透。

 但是农村人睡得都早,这时候就该上炕看会电视准备睡觉了。梨花婶说:“你家没人,今晚你跟婶子睡吧,婶子炕虽没铺开,但也盛得下你。”她家因为平时没什么人,大炕一半都放着被褥之类的东西,但就算剩下一半,也足够我们俩人宽敞的睡觉了。  m.PIzI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