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24回
 终于一股滚烫的热涌而出,打的二姐直肠壁遭电击般生疼而又快奔涌,刺的二姐水大股大股出来。

 顺着到了大腿上,两个人双双达到了高。我歇了会儿,刚想松手才发现只顾自己,二姐已经被我摧残的软成了一滩泥,要不是我死死按着她的股,整个人都会坐到地上。

 我轻轻的扶着二姐穿好子,把内从她嘴里取出来,二姐无力的靠在我身上,半饷才幽幽的说:“狗儿,姐喜欢你我,喜欢你这样蹂躏折磨我的,姐是不是坏女人啊?”

 我心疼的搂住二姐,“那是姐姐爱我才让我的,姐姐是最好的女人!”“是嘛”二姐狡黠的一笑,我心里一咯噔,二姐问我说:“那你说,我和大姐谁好?你更喜欢谁?”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心里翻山倒海,怎么就忘了我二姐是个妖,指望她和大姐一样多愁善感根本不可能,这不,就被骗了!

 可现在手指头已经揪住我里的了,我咋办?咬咬牙,狠狠心,我悲壮的说:“二姐最好,我最喜欢二姐的了!”二姐咯咯的笑着,冲着门外说道:“大姐,听到了吧,你家狗儿就是这么对你的!”

 啊?我傻呆呆的看着小屋门打开,原来大姐一直在给我和二姐把风呢。姜老师出来找二姐始终没回音,大姐觉得不对,走过来听见姐弟两人干的兴起,就自动给我俩打掩护,把姜老师骗走了。

 二姐趴着偶尔低头正好能看见后边的景象,早就发现大姐再给我们站岗,这才来这么一出。

 我哭丧着脸道:“大姐,我不是这意思…二姐,你太坏了,你蒙我!”二姐得意的在我后脑勺拍了一巴掌,说道:“让你用内堵我的嘴,想想就有点恶心,幸好我刚洗过的内,不治治你,你都不知道谁是你姐了!”

 说着扭身提起喂猪的空桶(猪食已经被大姐帮忙喂完了)稍微有点不自然的走了,虽然步伐因为被我的有点疼显得不是那么威风,但还是给她走出了一股穆桂英挂帅的气势!

 我扭过头嘿嘿冲着大姐笑了笑,其实我知道,大姐是个温婉可人的女子,又是长姐如母,自然不会和二姐一样胡闹,而且说心底话,要问我最喜欢的女人,非娘莫属。

 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还是我第一个女人,娘的道生下来我,十几年后我又把自己的茎重新到娘的道深入。同样从娘的道里出来的大姐、二姐。

 她们的道又被自己亲弟弟的茎强势占有,我们母子四人以我的茎为媒介,在不同身份的女人道里,母亲?姐姐?

 似乎完成了一次令人寻味的宿命轮回。大姐是最像娘的女人,即使后面几十年时间里,我也从没有遇见一个如此接近娘的女人,毕竟是母女。

 甚至可以说,大姐娘的时间比我还早,我用了娘的,而大姐率先用幼的身体实现了和娘的道的第一次媾。因此,我很明白的知道,除了娘,我最喜欢的就是大姐,对于二姐。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姐弟情大于男女情,如果不是那天二姐发现我大姐眼的情况,如果不是二姐主动接近我让我随意的弄她滑的道,可能我不会对二姐生出别样的心思。

 这种种的念头一闪而过,我还没说话,大姐温柔的牵住我的手说:“狗儿,大姐懂你!别和你二姐闹。她是气不过被你的服服帖帖还不了手才逗你的。”

 此刻的我突然有种念头通达的觉悟,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成长吧。别人的成长都是用挫折和磨难练就,而我的成长却是来自不伦的媾孽恋,这谁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呢。我反手抓住大姐柔的手指:“我知道,大姐,我想你了。”

 大姐莞尔一笑,牵着我进屋给姜老师打招呼去了。姜老师正坐在里屋边照顾她汉子,她男人叫项国钟,半病半痨,在上睡得昏昏沉沉。我进门喊了一声“姜老师好!”掀帘子和大姐一块进去了。

 由于天热,姜老师在家穿了个极其松大的上衣,领口宽松的都坠到了口,她身材偏瘦,也没什么,勉强算是沟的在了我面前。可能是小的原因,姜老师和普通中年妇女下垂的部不一样。

 她的两个小团和二姐的很像,竹笋一样的子即使没有罩支撑也倔强的耸立着,在薄薄的T恤上顶出了两个明显的小葡萄。姜老师浑然不觉:“是狗儿啊…期末‮试考‬可不好,暑假作业做完没?”

 我讪讪的搭腔了两句,其实我成绩很不错,而且还是在几乎不听课、不做作业的基础上,但和大姐这种学霸就没法比了,因此总是被姜老师教训,其实姜老师还是很喜欢我的。还不如大姨招人喜欢。

 眼睛却离不开姜老师部的沟,随着她一转身,我还看见了里边的头,天啊…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头居然是粉红色的,连大姐的都已经有点发暗了。

 我一时看的有点出神,姜老师发现我心不在焉正想训我,顺着我的眼光一下子发现自己走光了。

 但毕竟是结了婚的农村女人,姜老师咳嗽一下,故作镇静说道:“天气太热了,衣服透了,我换个衣服去,中午别走了,狗儿在这儿吃饭吧!”说着就起身去隔壁房间了。

 大姐生气的瞪了我一眼,小声说:“老实点,小坏蛋,姜老师你也敢随便看!”我讪讪一笑,跟着大姐去厨房打下手,原本的打算是能不能在厨房找机会偷袭大姐,毕竟我也怀念大姐的眼了。

 但姜老师家的厨房是院子里一个敞开式的屋子,根本没有偷腥的可能,我只好扫兴的给大姐烧火做饭,姜老师随后也换了身严严实实的衣服,和我们姐弟俩中午吃过饭,呆着没意思我就告辞自己回家了。

 从昨晚到今天上午连续两场高强度的媾,带给我的感触却不一样,大姨完了后是一种发力的感觉,二姐完了后是一种意犹未尽的生猛。我心想,老败火,看来提神啊…再看来得替着来。

 ***回家以后,才下午两点多,整个村子静悄悄的,只有知了和偶尔的犬吠声,为夏日增添了一分热燥。

 大姨这个时候已经躺上休息,似乎昨晚被我翻了以后,还没缓过神,表姐斜靠在她旁边,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渐渐地大姨没有了动静,似乎已经累极沉沉睡去。

 毕竟她年纪大了,昨晚那一番疯狂的不伦,无论对于生理还是心理,她都有些不堪重负。

 我轻轻推门进去,表姐抬眼看见是我,冲我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起身拉着我出了门:“我妈不知怎么了,今天一天难受成这样,以前痔疮犯了也没这么严重啊!”

 看着黑妞蹙眉的样子,可爱极了,我情不自一把抱住她对着两片红就吻了下去,“唔…狗儿…”表姐刚开始还挣扎几下,我用舌头叩开她牙齿,嘬住她舌头的时候。

 她全身顿时软了,我甚至能感觉她的小头渐渐硬起来,隔着薄薄衣服顶在了我口上,我惊讶的发现她没穿小背心,一只手不由的伸过去攥住小起来。

 问道:“没穿背心?下边内穿了没?”说着还用起的顶了一下表姐的小腹,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在她股和部来回抚摸,弄得表姐娇连连:“坏狗儿…就会欺负我…忘了…忘了穿背心了…”

 我隔着她的的时候,已经觉得她好像没穿内,所以不想放过她:“那告诉我,你穿内没?”

 说着手从里伸进去,在她白白净净的了几把,手指直奔主题,借着出来的水一下把中指到她道里。  M.piZi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