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22回
 我知道她高来了,我们的小腹撞击在一起,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我巴无情的撞击着她那往外涌出的肥,最后,大姨感觉到她的肥开始阵阵痉挛。

 并且无法控制的收缩,她知道她将要把高在我那狂暴的巴上。大姨的肥猛烈的痉挛。

 她几乎在她痉挛强烈的高下晕倒,她的从她的肥涌而出,使得她覆盖的,发出巴的声响来。我口气。

 下身猛顶在大姨的小腹上,将我年轻的大巴连同丸,埋进了大姨阵阵动的肥里,这也只有大姨的肥能做到,即使是娘的,也没有这么松弛

 我那充满精力年轻的巴似乎肿得更加厉害,将大姨被蹂躏的肥大的,撑涨到了极限。

 当我的巴深深的在她的小腹内猛烈动时,我听到了她舒的呻声,就在此时一股滚烫的体突然从大姨的肥内涌了出来,灼热的头,我突然觉得一股快从尾椎直冲向脑门。

 于是关一松,炽热粘稠的白色闸而出,浓热的一股脑的涌向火热颤抖的子。一股股着大姨的体深处。

 当我释放他的灌进入她的肥里时,一股绝对的情感流通过她的部。大姨感觉到我大量的,填满了她的,一股令人舒心的暖暖浓稠的溅在她内的壁上。

 她足的微笑着看着我,她不断地收缩她那肥内的,帮助我出得能够深深的进入她的

 最后大姨因高到来,刺得全身无力摊在了上,我也因剧烈的身体运动,疲惫的伏在大姨的身上。

 过了约十分钟我这才将她抱起来,变成面对面坐着的姿势,她将头无力的靠在我肩上我抚着她的背,我们保持着观音坐莲的姿势,我的巴还硬邦邦的在她肥里。大姨长长的舒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我:“狗儿,你可把大姨的魂儿都没了…”

 我嘿嘿的傻笑了两声,刚想说话就感觉被大姨水浸泡的茎又变硬变了。大姨大惊失,“狗儿,大姨真不行了,已经肿了,估计得养个好几天…”

 我把巴拔出来,没好气的把大姨按到上,把她大腿分开,两手指掰开看了看里边,果然有好几块皮磨破了,到底是很久没做的缘故,有些经不起挞伐。

 我扫兴的使劲在她肥上拍了两巴掌,把她身子翻过来,刚想把巴顶到她眼上,大姨捂着眼说:“狗儿,这儿也不行,我出事后上大火痔疮犯了,脏又疼!”

 我有点生气,不声不响穿衣服想走人,大姨赶紧拉住我讨好笑道:"狗儿,大姨给你口出来好不好!"说着大姨顾不得擦拭还留着水的,用她的舌头,在我的舐着。

 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又软,在我的嘴边有韵律的滑动,我也将舌头伸入大姨口内,用舌头翻弄着,她便立刻起来,她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又起我的。大姨脸颊,渐渐地变的粉红。

 她的呼吸也渐渐地急促着…“狗儿,你这个小坏蛋,你好强啊…大姨迟早会让你死的!”

 忽然大姨翻身将我着,两团硕大的在我的膛,她低着头用舌尖,从我的脖子开始,慢慢地往下动着。

 她两团丰球也随着往下移动…大姨用手托着她丰房,将我硬梆梆的巴夹着上下套动。

 每次巴穿破房包围顶到她嘴边时候,大姨就用舌尖逗弄一下正在套动中的巴头,弄得我血脉贲涨、火焚身,我两手不自的、到阿姨发中用力着,嘴里不也发出"喔…喔…"的叫声。

 “大姨,你好会玩,早知道你这么会,我就每天你,烂你个老‮狗母‬的死你个货!”大姨一手握着我的吧,一手扶着我的卵蛋轻轻地捻着。

 她侧着身低头用嘴、将我的吧含着,用舌尖轻轻的在吧头的马眼上着,慢慢着、吻着、咬着、握着吧上下套动着,弄得我全身沸腾,不断的颤抖…

 只见我那巴被大姨的子‮弄套‬的是青筋凸,左右错盘绕着,大巴头红的发紫晶光瓦亮,又如雨后的蘑菇,又红又紫的大巴硬梆梆的向上倾斜着。

 大姨看呆了,看醉了,忍不住张开嘴像吃香肠一样一口把我的大了下去,拚命的呀、呀。我看着大姨贪婪的将巴整入。

 然后在我的大巴上下运动,大姨的舌头也在口腔内左右运动,这只有我才感觉得到,每刺进入我的头都顶在大姨的喉咙上,哦…大姨的舌功真是太了!不愧是被姨夫千百干的‮狗母‬!大姨每一次的‮弄套‬都是那么地深入。

 而且还发出啧啧的声,饥渴噬着我那年轻的巴,双颊凹下去,用嘴夹紧移动,巴出入大姨嘴巴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啾啾…"润的猥的声音。

 我被的兴起,一只手抓住大姨的使劲,一只手按住大姨的头,像一样啪啪啪的弄她的嘴,每一次都直入深喉,大姨只能发出"嗯…"的声音,不停地弄和大力的着我的巴。

 但是毕竟口不如,我还是没法出来,渐渐地大姨的手和喉咙也酸了,我一咬牙从大姨里抠了些水抹到她眼上,大姨惊恐的说“狗儿,别,有痔疮!”

 我不管不顾的顺着水一到底,大姨惨叫一声全身哆嗦趴在上,我使劲儿按住她的肥股和,打夯一样在长着痔疮的眼里全直入直出,层层紧紧包裹着我的

 眼口的痔疮更是想一道箍把我的巴咬的严丝合,强烈的快一遍一遍冲刷着我的大脑,大姨也度过了初期疼痛期,心起。

 肥猛摇,腹收肌,一阵痉挛,一阵气吐气,满脸生辉,媚眼冒大,发抖,死,烂眼里又是一股水冲击而出来。

 “大姨!我也要出来了…你的烂眼太了…”我此时也已快到顶峰,大头一阵酥麻暴涨,猛力的一阵冲刺,抵紧直肠,滚热的进直肠深处,得大姨浑身颤抖,热滚滚的隔着直肠粘膜烫着,难言的疯狂快传遍全身。

 口里叫道:“亲狗儿…烫死我了…大姨…让你翻了…”一口咬住我的肩膀上的不放,双手双脚紧紧抱住我的身体,媚眼一闭昏睡了过去。我后也感觉疲倦,草草的给大姨收拾了收拾,大姨一滩烂泥似的任我施为。

 我掰开她的肥股,看了看‮花菊‬,所幸痔疮没破,就扯过纸简单的擦了擦,用被子给她盖好,转身穿好衣服回自己房间了。第二天,我起推开门,就看见表姐搀扶着大姨从厕所里出来。

 我一惊赶紧过去问怎么了。表姐一头雾水说:“我妈痔疮犯了,以前也没这么严重啊…”我看向大姨,她老脸一红,咳嗽一声说:“最近喝水少了,天又干,年纪大了就这样,你们年轻人不懂!”

 “哦”我别有意味的点点头,“就是,这种事儿我们年轻人确实不懂,还得您积年的老人教我们!”

 大姨抬手就给我一巴掌:“臭小子还学会挤兑大姨了!”我嬉笑着跑走打算出门找小伙伴玩,临出门回头看见大姨正好也扭头看我,我故意左手食指拇指套成圈,右手中指在里边了几下,大姨脸一下子红了,慌慌张张拉着表姐回屋。

 表姐还不明就里的唠叨:“您慢点,跑这么快不疼啊?”我哈哈一笑,转身走到水管旁边洗洗脸,一洗发现火疙瘩消了,心里琢磨到底是老败火,了一晚上火疙瘩就没了,大姐二姐还是太,不耐,哪怕加上表姐也没法让我彻底消火。

 咦,大姐二姐呢?我喊了两声也没人理我,表姐从里屋出来说:“狗儿,别喊了,大姐二姐去邻村姜老师家了,说是要住两天呢。”  M.PiZI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