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问我老公是谁 下章
第四章 再来一次(全文完)
 二十年来,他一手的裁培和养育,我必须报答,把他视为珍贵的我的贞交给他。我对爸爸说,你不能撇下我。你要爱护我,没有你,我还有些什么?我要你把我当做子一样的爱我。

 爸爸说,丽娜,你的爱叫我惭愧,你的诗教我感动。他以强壮的胳臂,把我娇小的身躯抱起,带进我们的睡房里,我知道他会和我做了一整天的爱。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光衣服,赤相见。他的命子如旗杆矗立,并以赞叹和渴望的眼光扫视我横陈上的体。我全身血沸腾,双峰坚挻,满,如高高举起的触角向他,探视他。

 他不用说话,我己肯定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我是他唯一的女人。我每一寸肌肤都怀念他,期待着他的吻和抚触,道里有种催迫,要我把腿打开,将他的进来。

 我用自己的手,抚摸大腿内侧,把两腿分开,将淋淋地向他开放。他迫近,把他的命子全没入我里面,与我相连,注入我生命的营养,却我的灵魂,带我登上如痴和醉的境界。

 他循着气息的节奏,一,牵引我身体律动,并一波又一波的兴奋。强劲的,不再是个烦恼,因为我会把每一颗子都留住,祈愿其中一颗抵垒,使我能为我的丈夫再次怀孕。

 我牢牢的抓住我的男人,以吻留住他,直至他软下来,退出来。爸爸逞了强,过威风,把我牢固地再次占有之后,把头枕住我对他忠实而脯对我说,不容许再与我分离。

 只有不朽的爱情,能令女儿为他三次怀孕和堕胎仍不抱怨。世界上还有谁值得他爱?有什么可以阻碍我们相爱呢?我对他说,我没吃丸子,你没戴套子,如果真主准许,我就会为你第四度怀孕。

 老公,假如我真的再怀孕,且不要烦恼,外婆愿意为我们把曾孙儿当做她的儿女带大。只要真主保佑她健康,我们生几多个她都答应做褓姆。

 爸爸把我接回去,继续做一对相依为命的父女。为了传宗接代,不停的做。父亲公牛般的能力我不置疑,但是与受孕无关。

 我的子曾三次遭强力的进去,把胎儿拉出来,能不能再住受了的卵子,不让掉下来呢?我实在没把握。爸爸察觉我不像从前一样,享受做

 我只关心能替爸爸生个孩子。爸爸其实是个传统的男人,并没要求新花款,从来是以传统的方式做

 不知是为了增加受孕的机会,或是希望我能重拾生活的乐趣,尝试用不同的体位做。他的努力没白费,经过一百八十次倾力全情的合,我们的努力终于有了成绩。

 爸爸说,成功了,一定要留住他,把他生下来。爸爸以热吻来庆祝这个好消息,心情放松了,我才真正享受到给爸爸爱着的足。

 在还容许做的怀孕的日子里,他争取时间做。他爱把我光,看我渐隆起的肚皮。平时,我们的生活不会因为我月经来而阻碍,但为了我们的孩子必须有节制。

 我穿的孕妇装和大肚皮增强了他做的兴致。直至我怕爸爸的大得太深,会把胎儿抠出来,我才把他赶出睡房,不让他和我同

 怀孕五、六个月后,肚皮像气球一样得很大。爸爸送我回乡,让外婆照顾我。我依依不舍的和老公暂别几个月,等候产期。

 怀孕的代价是与爸爸分离,他来看我的日子,也要。只能看和摸,不能进入。我们会关在房里,赤相对。

 他观赏我肚皮鼓的美态,用温柔的手爱抚我腹中的胎儿,并用来养他孩子的房。我的起、大、坚硬,想象着我们的孩子这是这样我的汁。

 这是我为他付上的一切的最佳补偿。此刻,老公正在外公干,不知道他身在何方。和老公没见一个月了,如隔三秋。自从我怀了孕之后,我不能再叫他做爸爸了,应该叫他做老公。

 心爱的人离别,能令人成为诗人,写诗的灵感如泉涌,这些浪漫的诗句,当我和老公死后,会结成诗集。同乡有些人对谁把我的肚皮弄大了,诸多猜测。有人怀疑是爸爸经手,因为他亲自把我送回来,并且常常回来看我。

 有好事的传说见过我们如情人般亲密举止,甚至房里的。由他们传说和编做故事吧。对一切善意的问候或不甚善意的诘问,我只报以微笑。

 嘴巴长在别人嘴上的,我不能管,我只热切等待我们的孩子呱呱堕地那个日子来临。谁是我的老公?只有我知道。

 我等待那一天,我的孩子出生,回到我所爱的爸爸的身边,向她尽子的责任。只要他爱我。

 一天,我的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儿对我说:“爸爸,为什么女人一定要长个‮女处‬膜来证明自已的贞节,而男人却不长这种无聊的东西?这不公平!”

 我回答说:“谁叫你身为女人呢?认了吧。说说看,你打算将你的‮女处‬奉献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我不想给任何男人!谁也不配占有我的‮女处‬!”“那么你是要做修女罗?”“不,我好想做,可是我又不想和任何男人做第一次…”

 “傻孩子,没有第一次,怎么会有第二次呢?”“所以我决定,是你给了我‮女处‬的,我谁也不给,我应该还给你,爸爸,我要和你做,我的第一次。”

 “…”“而且你和妈妈做过这么多次了,一定很有经验的,而且又疼我,我想只有这样我的第一次才不会很痛。”

 “…”我还没找到话来回答她,她已经过来拉我子的拉链。

 “不行啊,我是你爸爸,我怎么能和你做呢?被你妈知道了怎么办?”“放心啦,我已经和妈妈请示过了,她同意了。”

 “怎么可能?!”正当我窘得不知该怎么办时,我爱人刚好过来了。

 “孩子不小啦,该教她点爱的技巧了,而且我觉得孩子说得很有道理啊,你想想,将来孩子嫁了老公,第一夜老公很火地问她和谁做过,她就可以说:‘和我爸!怎么啦?不服吗?" 看,这才有女人的尊严!”

 “来!反正就是不成!”我撇开她们母女俩,到另一间屋子里去了。过了一会儿,女儿也跟着进来了。

 她跟我说:“爸,不要生气啦,都是我不好,人家真的好喜欢爸爸嘛,你是不是嫌弃女儿了?要不,你摸摸我的房吧。摸一下就好,不要不理人家…”说着说着就掉下了眼泪。

 我拗不过,只好伸手去摸。女儿真的大了,房也发育得很让人满意,丰而有弹,这时女儿一手抓住我的手,一手解开罩的扣子。

 用我的手指去拨弄她那片美丽的粉红色,一股前所未有的触感从我手心传遍我全身,这是一片未开垦过的‮女处‬地,我感到身体在发热。

 “爸,我的下边已经了…”女儿说着就握着我的手向她的裙子下边摸去,当触碰到她的两片花瓣时,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一下子把她倒在下面,着她的房,她开始褪去我的和自已的衣服。

 “爸爸,给我吧,人家好想要…”她从我子里出早已青筋暴涨的话儿,往小里送去。“爸爸,一定要对我温柔一点哦。”我慢慢往里送去,很快被挡住了,我一点一点送下去。

 “啊…”女儿出痛苦的表情。我一边亲吻着她柔软的房,一边向外出一点,再慢慢送回去,往复了几次,终于突破了。

 “爸爸,用力干人家哦,不用管我,只要你舒服就好…”我开始慢慢加快了速度,女儿的小真的好紧,每次都会有一股力量从头到脚,女儿的表情舒缓了不少。

 “爸爸,真的好奇妙哦,有一种好舒服的感觉…”

 我不顾一切地疯狂进出着,每一次都整没入,再整出,双手紧紧抓住女儿的双

 “啊…好…一定要…狠狠地干我的…小…”“啊…我要了…”

 “在里边吧,没有关系的…”我正要往外,没想到这时女儿扭动着身子过来合我,已经来不及了,我在她的小里一汪洋。

 “爸爸,好哦…再来一次好吗?”

 (全文完)  m.PIzIXS.coM
上章 别问我老公是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