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问我老公是谁 下章
第三章
 自从第一次害喜,我就不上班。唯一的责任是做爸爸的子。闲来,继续为我的爸爸情人写情诗,打发日子。但会想念外婆,她一手把我带大,对我来说,像妈妈一样地位。

 离开她近一年,想起要回去看望她。爸爸个空,我们就一起回乡。外婆看见我们,十分开心。

 自我到吉隆坡后,她独自一人生活。我和爸爸结合的事,觉得不应该向她隐瞒,与爸爸商量,他竟不反对。

 我就把我和爸爸同共枕快一年的事,但略去怀孕堕胎的细节,告诉她老人家,请求她谅解。外婆的反应出乎我意料,他并没有惊异和责备。

 她和顪悦的对我说︰“丽娜啊,我早料到会有一天。”

 我不敢相信她会如此说。“你们既已到了这个地步,不妨从头说起。你可能没留意,自从你升上中学,你爸爸就常常来看你,要我严严的看管你,不要让男生接近你,是为了什么?他不想男孩子把你抢走。

 他盯住你的那神情,谁都看得出,他对你有兴趣你关心你生活的细节,己超过一般父女的界限。所以,那时就把你们看成一对你发育得早,十二、三岁就会惹起男人的遐思。

 你每一天长大,他就爱你多一点。到了一个地步,我知道他不会容让别的男人碰你。你爸爸提出要接你到吉隆坡时,他心里有什么打算,我看得一清二楚的。他是要借机会接近你和追求你。”

 “外婆啊,有这样的事,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我说了,你不会明白,反而误了你们的好事。我就把你托真主,一切听由真主安排,要是真主要你们走在一起,我说你爸爸坏话不能拆散你们。若不是真主的旨意,我好话说尽也没办法把你们撮合。像当年你妈妈和爸爸一样,没有人肯听我劝告。”

 “你是不是说,你不反对我和爸爸…”“丽娜,你是我的孙女儿,我把你一手带大,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你又那么信任外婆,有什么话都会跟我说,连你和爸爸的儿女私情都告诉我,我看为是我的福气。我只会祝福你们。让我看看你。”

 外婆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一看,说︰“看你的气,就知道他没有亏待我的乖孙女儿。

 我有句话倒要说,你爸爸虽然壮,年纪却不轻了,你跟定了他,要趁他还有力,快点给他生过宝宝,让我抱个曾孙儿啊。”

 “你又来取笑人家了。爸爸对我很好,十分疼我,生活过得很好。不过,他事业为重,尚未有生孩子的想法。”

 “傻孩子,我跟你说的是夫妇是人伦大事,不用害羞。你爸爸是个难得的好人,对你又疼爱,你要为自己和他着想一下,你们己经同一年了,他己经是你的老公了。他不要没有女人,一直不结婚,到现在把你收起来,是想有个家。

 做女人的要着紧自己的男人,光是爱情也不长久。他是个爱孩子的人,早些为他生个孩子,把他缚住。男人到了他的年纪,事业有成,就会想到有个儿子承继父业。你不为他生孩子,他会找别的女人替他生,那就麻烦了。丽娜,你十七岁了,要懂得怎样讨好自己的老公。”

 外婆能如此为我着想,能不叫我感动。他说到生孩子的事,我没把真相说明,却令我感触良多,热泪盈眶。

 慈祥的外婆,见我哭了,不住的鼓励我,安慰我。她把爸爸带到我的面前,亲口叮嘱他,要好好照顾她的孙女儿。

 爸爸答应了。她叫我不要哭,要笑才对,然后喜孜孜的为我们做饭,预备铺盖。

 在我生于兹长于兹的老家,外婆安排我和爸爸同房睡觉。自从我和爸爸发生了关系,我们没有一天不同的。

 如果外婆不作这样安排,晚上我也会跑到他房里︳爬上爸爸的上。在爸爸妈妈曾同睡过的上,爸爸来和我亲近。

 我把自己赤的献呈给他。他用多年的心血,藉养育之恩和爱的启迪,导我成为他的女人。

 这个曾令他伤心的地方,因着我的成长,和与他的相爱,再一次成为爸爸留恋之地我能感受得到,他的亲吻和每一下力度不同的,都把一个爱的信息送给我。

 乡间那几天的恩爱绵,额外兴奋。体尽情享乐,做成苦恼。回到吉隆坡不久,发现自己再度怀孕,明白爸爸的立场,不惊动他,自行打掉,才让他知道。

 他不能不知道,身体需要调养,不宜行房。的时光,令我胡思想,开始怀疑爸爸是否真心爱我,有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子。谁会叫子每次怀孕都打掉了?他只管做,却从不关心生育或节育。

 我觉得作为他的子,有责任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讨论。他教我失望了,他总是逃避。为了这个疑问,我存心第三次受孕,看他对我第三度怀孕的反应我伤心透了,因为他只是对我责骂,怪罪我不小心。

 我愤然的作第三次人工产。医生很慎重的提醒我,堕胎会有性命的危险。每堕一次胎,风险就大一点。而且会做惯性产和不育。我把避孕丸和安全套买回去,请爸爸作个选择。

 “你让我怀孕三次,堕胎三胎,每次都冒会死了的危险。你不关心么?你不要我怀孕,你戴套子,或是我吃丸子。其实能再受孕的机会己很低了。医生说,不能再堕胎了,而我能再受孕的机会己很低了。我以后可能不能怀你的孩子了。

 你把我当做你的子吗?你真的不想你的子替你生孩子?你这个人,只顾自己的方便,会顾念我的感受吗?你说爱我,把我从乡下带了出来,要我跟定你。除开你,我什么也没有。我整个都属于你。但是,除了那些我不需要的礼物之外,你又为我,和我们的家庭,做过些什么?”

 我一口气的把积在心里的怨气,都向他发了。爸爸楞住了,没话可说。他张开膀子,把我拥着,哭了。他说,他是个惧怕婚姻的人,偏偏爱上了女儿,和她形同夫般生活。

 伦的爱给他无比的剌和快乐,又怕负上伦的罪名。与女儿同居五年,要她堕三次胎,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但是,分开即是把女儿抛弃,身为父亲的做不到,兼任丈夫的他更舍不得。使子怀孕,是丈夫的责任。但生下自己的孩子的后果,承担不了。叫我怎么办?

 我对他说,想和我分手?只要说一声,我就会离开你。

 他说,不是,我不能够离弃你,除非是你变了心,否则不会让你走。我说,或者我会变心,像妈妈一样。但是你必须要让我的心死了,因为我太爱你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分离一刻都不愿意。

 我们抱头痛哭,但愿真主此时用电殛打死我们,就得到大解了。我们没能解决问题,我不能强迫爸爸有什么承诺。

 为了冷静一下,加上这次产后,身体特别虚弱。我独自一人回乡,安心休养。乡间空气清新,蔬果新鲜,在外婆适心照顾下,而我年轻的身体还经得起这些磨练,渐渐复完。

 和爸爸分别了三个月,试验一下,没有他的日子可以怎样过。正如我在诗中向他吐的,不旦不能忘记他,反而每天更牵挂。

 我想念的不是个爸爸,而是个情人。在廿一岁生日那天,把一首诗想念他的诗寄给他,他周末就来了。三个月是我们相好以来,最长一次的分离,一见到他踏进大门,我己扑向他怀抱。

 他说,别的女人纵使多妖娆,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终想念的只有你。我们互绕相,连连热吻和爱抚的场面,外婆没有跑开,看见了我们相爱的情境,一时感触,掉下泪水。

 我好象藤罗,与爸爸相依为命,和他越越深了。我对爸爸说,为了爱他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我己成年,明白到不能任地毁了他的事业和名声。  m.PIzIxS.coM
上章 别问我老公是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