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陪读母亲的事 下章
第四节
 张建对我妈猥琐的速度可以说是突飞勐进,比对二楼‮妇少‬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在,张建也很聪明,看出来我在的时候我妈总是维持着端庄温和的母亲形象,于是他就趁我在来吃饭的时候动手,用手不经意间去蹭我妈的股,屋子就这么大,再摆上家具几乎就没什么站的空了,这种机会实在是太多了,我妈从来都没吭过声。

 等我去上课以后他也不在家里呆着,这样我妈即使有脾气也发不出来。

 张建也没跟我隐瞒,直接跟我说了他偷偷用手蹭我妈的股。

 他不说我还没发现他的这些小动作,主要是我妈表现的太正常了,他的动作又比较隐蔽。

 我告诉他说别太过分,张建问我不生气?我没吭声,意思就是默认了。

 张建跟我说了以后我就开始留神起他的小动作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了,就是隔着子在我妈股上蹭一下而已,而且我怕我妈看见我偷偷撇他们,也不敢多看。

 感觉这样甚至都不如他用我妈的内衣打飞机来的刺

 不过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就改变了看法,当时我碗里的汤没了,我妈就拿着碗去给我盛汤,张建也赶紧端着碗跟着,一只手毫不客气的贴在了我妈股上,我妈穿了条修身的薄西,裹的股又大又圆,张建的手指好像都陷进了我妈的里面。

 就这我妈也没吭声,只是快走了一步侧身躲开了张建的手,我也适时地低头吃菜。

 自己妈妈被别的男人这样摸股,真的让我感觉特别兴奋,老二瞬间就硬了。

 吃完饭张建又装着勤快的样子在我妈旁边跟着收拾桌子,其实就是在找机会占我妈便宜,反正有我在场,我妈还很贤惠的跟他假客气,我怕他真把我妈惹急了就出去了,我不在场的时候张建还没胆子也不好意思跟我妈独处,赶紧跟着我上来了。

 这次张建没主动跟我说他摸我妈的股了,我反正已经亲眼看见了,心里有了底,也没急着提这事,没多长时间张建就已经把在我妈身上占便宜这事当成家常便饭了,已经敢去蹭我妈的子了。

 我估计连我妈也都快习惯了,不过我妈最怕的就是被我看见,总是想着法子躲开他。

 张建也没憋住跟我说了,我还是就说了句你别太过分然后就赶紧转移话题了,虽然我十分想问问他手感怎么样,但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

 都说脾气是给惯出来的,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我妈和二楼‮妇少‬面子薄怕丢人不敢吭声的心思算是彻底把张建的胆子惯起来了,而且还有我这个小内助纣为,为了足自己的龌蹉心里,我没少给张建创造机会,放学一回去我就喊张建过来吃饭。

 那会天气渐凉了,我妈怕汤凉饭凉,都是赶着我放学的时间才做好饭,张建总是很勤快的站在我妈旁边帮忙,一只手端菜一只手趁机捏我妈的股,转过去的时候还去抓我妈的子,可惜我看不见正面,只能在背后看见他抬胳膊的动作。

 吃完饭我妈去院子里洗碗的时候张建也跟着帮忙,我在屋里看书,其实就从窗户边上偷看。

 这时候张建就比较厉害了,由于院子里的水池子低得蹲着洗,他十分大胆的把整个手都贴在我妈蹲下后愈发浑圆的股上捏,不像在屋里时间有限只能捏一下碰一下就被我妈躲开了。

 这时候我不在我妈也敢反抗了,冷着脸瞪张建,张建碰她她就推开张建,我妈劲还不小,好几次张建都被推了个趔趄。

 但我妈不敢出声嚷嚷,怕我听见,只能一次次这样推,张建再一次次重新贴过去往我妈身上摸,两人不厌其烦在水池子边做着无声的较量。

 后来还是我妈先败下阵来,也许是受够这没完没了的推搡,也许是张建没脸没皮的举动让她无奈了,也许是被摸了这么多次觉得无所谓了,总之一向贤良母的我妈先服软了,不再推开张建由着他捏了。

 以前她都是正对着水池子洗,我出门一扭头就能看见她蹲在那洗碗的背影,现在我妈都是蹲在水池子侧面,张建一看就知道了我妈的意思,蹲在那用身体挡住我妈,这样即使我出来不走过去就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我妈也能时时观察我是不是会突然出屋。

 这下张建了,他可以在洗碗的几分钟里尽情我妈圆润的股和丰子,而我就憋屈了,在屋里看不到张建猥亵我妈的动作急的是抓耳挠腮,脑子里不停的意

 我只能等我妈和张建洗完碗回屋以后和他去二楼晒太阳说话的时候稍微问一下来过过瘾,张建也跟我说了一些我在屋里不知道的东西,就是之前我妈推他的时候会小声骂他别不要脸,让他离远点,别碰她之类的话。

 比较有意思的就是现在我妈偶尔会在张建摸她的时候看一眼东屋,然后着嗓子说彬彬,张建背对着也不知道真假,就赶紧把手回去。

 张建说我妈成功骗到他以后还会板着脸偷笑,说我妈可能是被他摸舒服了,我说不可能,我妈是唬你让你不敢碰她。

 张建不服气,不过他也不太肯定自己的说法,然后话题又会转到二楼‮妇少‬身上。

 这段时间张建的心思都在我妈身上,而且在我妈身上占的便宜又多,就没太去扰小‮妇少‬,说上一会我就俩下去,然后我就去上个厕所,其实也是给他机会,这时候我妈一般是在收拾饭桌扫地什么的。

 张建就趁着这个空去屋里在我妈身上摸上几把,听见厕所门的动静以后再放开,他告诉我说这时候如果他不太使劲的话我妈也不怎么躲,他使上劲的时候我妈才会推开他。

 我感觉我妈贤惠端庄的外表下或许也藏着些什么不一样心思,主意原因就是我放学回去的时候不用我喊张建就已经在我妈身边帮忙准备饭菜了,我妈白净的脸庞也总是带着笑,不是客气礼貌而是那种轻松自然的笑。

 我有点慌,没想到我妈居然能这样和一个天天猥亵占她便宜的人和睦相处。

 我问张建他是怎么做到的,为啥我妈现在对他这么自然了,张建又嘚嘚瑟瑟的卖关子,急的我都想揍他,不过我也打不过他。

 张建说之前我不在的时候他都是躲着我妈的,怕我妈撕破脸骂他最后闹起来丢人。

 现在他觉得现在都能随便摸我妈了,也没以前那么畏缩了,我去上课以后他就在院子里跟我妈打招呼,我妈嗯了一声就回屋了,他一看我妈真的没说他什么就放心了,开始像我妈刚来的时候那样陪我妈说说话。

 大概是我妈自己一个人真的太无聊了,就这么一个房间,也没电视手机什么的可以消遣,我妈就没赶他走,由着他在那自说自话,张建说他经常逗的我妈绷着脸笑,很快我妈也会跟他说上几句,然后没多久就变成我所看见两人相处很和睦的这样子。

 我接着问张建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碰过我妈,问完就感觉自己问了句废话,张建要是能忍的住太阳得打西边出来,果然张建嘿嘿直笑说碰了,我问我妈什么反应,张建说之前有次他把我妈逗的绷着脸笑的时候,就趁机在我妈股上摸了一把,接着就把手闪开了。

 我妈撇过头没吭声,就跟没感觉到似的,然后他就时不时的摸一把,我妈都没吭声,装着没感觉到张建在摸她的样子,后来他就开始股的时候我妈还是没吭声,一直到他我妈子的时候我妈才有了反应,这时候我妈也没法装作没感觉到那样了,就拉着脸推他说你走开,有病啊。

 我妈一拉下脸,张建就很老实的松手,然后我妈也不赶他出去,两人继续说着话,说上一会张建就继续捏我妈的股,我妈还是不吭声让他捏,等张建子的时候才会再推开他。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乎了我的预期,正逐渐走向不可控的方向,不过不变的是我心里那股无与伦比的刺足感。

 在我去上课的时间里张建迅速的拉近着和我妈的距离,虽然逐渐进入深冬,但我妈却好像一块冰块慢慢被张建所融化。  m.PIzIxS.coM
上章 陪读母亲的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