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儿孝母 下章
第09章
 母亲很高兴的拉我往那儿走。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我也不忍让其扫兴,也就没有表现出来自己并不愿意和这些老太太一起玩儿的想法。

 她们的舞步确实是惨不忍睹,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很多动作都做不到位,更多的动作不敢做,所以整个舞步感觉迟钝,一支曲子下来,好像不能表达整个舞曲的意思似得,看起来像是比划样子。

 这时候母亲拉着我下场。

 母亲的身体和她的年龄比起来,甚至在这些现场的老年女人相比都是柔软的。

 而我呢在大学里面是这方面的王子,所以一曲下来,赢得了一片叫好声。而母亲在气吁吁中出了兴奋的笑容,她很高兴自己获得的掌声,虽然她和我跳舞跳的很吃力了,有些动作甚至把她的身体拉到了极限,可是她还是做下来了,而且她认为值,看到其她老太太们的羡慕的眼神,母亲兴奋的像是个孩子!

 “小五,小五妈妈这次能拿冠军吗?让那个老李婆子看看,我的舞姿,看看我的舞伴!上次她找了一个60岁的老头,听说是那个艺术学院的,一起跳了个探戈,拿了个冠军,你看她兴奋的,在我们面前臭显摆,简直气死我了!”“妈,看你像个小孩子,兴奋的不行,你说的哪个是李老太啊?”我问母亲。

 “看到了吗,就那个站在西南角槐树下的那个,和她在一起的是个扎红领结的秃顶老头,就是那个所谓艺术学院的,我们上场前她一直意为自己能够蝉联冠军的,和她的老情人兴奋的不行,你看你看,这会儿她拿眼使劲儿往这儿斜呢!”我也不知道母亲的眼神这会儿怎么这么好,人家斜眼她也能看见,简直了!

 不过感觉到对面的那个老太太是有点不很服气的样子。因为今天本来我们就来晚了,临时来凑个热闹,而且她们的这个比赛也没有什么严格的规章制度和评分办法,只是大家的呼声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所以我们来了,大家让上也就上了,不在乎晚不晚。

 可是就这样的一个冠军,还是让母亲兴奋的一上午都在说那个晨练团的趣闻。

 “儿子,你这次回来陪妈妈,给妈一个超大的惊喜,以前怎么没有注意我的儿子居然还是个风王子?”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就像小情人一样的攀在我的胳臂上,高兴的比得了世界冠军还多一份兴奋。

 “儿子,妈要奖励你,你说吧,你要什么?”母亲兴奋的对我许诺。

 “妈妈,儿子只要你,…”我说到这儿的时候,刚好一帮孩子们踢的球砸了过来,我赶紧把母亲搂紧往用身体挡住她。

 母亲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看我突然说了一句这话,联想到这几天我们两个之间发生的两次情人般的吻,她羞涩却又不高兴的说:“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我是你妈妈,而且80岁了。”我看母亲误会了,就索不解释,逗她道:“80岁怎么了,不也是女人吗,也需要男人…”“你说什么呢?小五你不要太不像话了!”母亲寒着脸说。

 “…需要男人做舞伴吗!妈妈,你想哪儿去了!”我这样说母亲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想多了,脸有点红。

 “那你刚才说要妈妈…”

 “我说儿子只要你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没说完吗,球来了!”“行了,行了,别说了!”母亲意识到自己想多了,赶紧红着脸制止我。她说着,也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我,自己走在前面。

 “妈,我来扶着你吧!你都80岁了!”

 “是啊,妈80岁了,老的不入你们年轻人的眼了,看见妈就恶心了是吗?

 看不上妈了?“刚才还为了我说话过不高兴的母亲怎么突然有又因为我的解释更不高兴了呢?真是如大家说的那样,女人心海底针啊,不管多大的女人。

 吃完早饭,母亲一直都不理我,像是生气的小子。我感到了母亲比早上我对她说那些轻薄的话更加生气。当吃完在饭的时候,她要起身收拾我拉着她说:

 “妈,你看着真的很有女人的魅力,让很多小你四十来岁的男人很动心的!”说完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臭小子,就知道欺负妈妈!”她用眼睛翻了我一下,眼圈居然有些红。她看我愣在那里,也不理我,进厨房洗碗去了。

 这时候,玉花给我电话,说公司有事儿请我回去一下。我和母亲打声招呼就出来了。母亲送我到门口,眼神依依不舍,可是我没有回头,也没有看见。

 母亲的依依不舍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陈总,李总说一个事儿要你亲自处理,可是你的手机关了,往你家打电话,又不在,他就非要我给你打电话,说你我是同学,知道你在哪儿呢!我才往你妈家打了电话,陈总你不会怪我吧?”玉花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说道。

 “怎么会呢,李总一定是有急事儿才找我,不然绝不会让你给我打电话的,谢谢你啊!”我看着玉花的脸,说的真诚。

 李总是我公司的副总,大学室友,叫李乾,毕业后去了国有企业。几年前那个国有企业倒闭了,他赋闲在家,后来就来了我公司。由于能力强,又忠心,所以我在公司委以重任。而他也是兢兢业业的,没有出过任何纰漏。

 乐享百货除了财务总监不归他管,经营方面的一般他都可以过问,而且他这几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也用奖励的办法给了他公司0。5%的股份,当时的市值就在5000万左右。小子也很知足,知道感恩,所以我才可以经常的作我的甩手掌柜的。

 不过我也不傻,我也知道如果防范不严,或者你太信任某一个人,很可能最近的人给你最大的伤害!也正是为了防止这样的反水,我们公司也有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但是绝对不会反对我的人在公司的各个部门,例如我的香港合作伙伴,叫金杉的,虽然我知道她就永远会和我站在一起,但是外人却不会这么看,外人甚至有的时候还能看到我们之间的矛盾。

 再例如,我有一个客户跟踪调查部,对外名义上主要业务是客户跟踪服务,其实是一个经营监察部门,对公司的每一笔款项来往都有权利追踪。只是这么一个部门级别比较低,别人并不在意。可是就是这个部门一直都没有明确主管领导,没有明确的领导也就是没有人能够领导,所有的副总都不去手这个部门的管理,实际上这个部门也就是我直接领导了,部门主任是我大嫂!

 说的这儿了,就先说说我大嫂。我大嫂52岁,上海人,做人很精明。她知道我设立这个部门的用意,所以她总是尽心尽力的办事,从来不在公司张扬,所以公司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和我的关系。而她呢不管人前人后从来都是陈总,从不表现出和我有特殊关系,所以我公司经营的十几年来,都没有人知道她和我是叔嫂关系。只是大嫂这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总是忽高忽低,让人琢磨不透。

 我听她们部门的人说她可能是到了更年期,这让我感到很意外,因为毕竟这么多年了,大嫂兢兢业业的为我工作,为保持了公司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我并没有给她多大的回报,当然除了钱!看样子以后要多关心关心大嫂了。大哥常年在外国(我大哥是住欧洲一个小国的文化参赞),虽然时常回来,可是毕竟他们聚少离多。我的大侄子在美国读大学,也不在家待。所以我不能太自私了,是不是应该考虑让大嫂去国外和大哥团聚了?找个时间和大嫂谈谈。

 扯远了,继续说这个——李?——总。

 我飞快的跑到了副总办公室,恨不得一脚把门踹开,这小子不定揣着什么幺蛾子呢!

 “你小子憋着什么坏呢吧,你说!什么事儿需要我来处理!你一定是看我在家休息你不舒服。”“不不!”他做害怕状往后退着说“陈…陈总,小的知错!”“怎么了,什么事儿啊!打搅我在家尽孝。陪陪老母亲都不行?”“哥们,不是天大的事儿,兄弟怎么敢打搅你尽孝,你知道市电视台的那个李颖吗?”“知道,怎么了!那个新闻主播!”

 “哥们上次和电视台谈广告的事儿时候和她遇到了,一起吃饭,后来…后来看着不错,就发展下去了,谁知道上个月才上手就听说她是市里常务副市长喻光的情儿!而且那边好像已经知道了我和她过往密切。”“啊!你小子就是再好,也不能去招惹她啊!”我一听头皮发麻。倒不是因为害怕喻光,更多的是我和喻光之间有很多恩怨,不想授其以柄。  M.PiZIxS.COm
上章 五儿孝母 下章